鸡巴大了就是有权利

暑假作业总算写完了,走到春玲背后我一手一个抓住了她胸脯上微微下垂的乳房,嘴唇儿也顺势偎在她软软滑
滑的脖子里寻觅地吻到了她的嘴唇儿边。
春玲是我的女朋友,从初一就好上到现在己经五年了,这五年当中我们俩性交了多少次恐怕数也数不清,根本
没计算过。这麽说吧:我们俩不是夫妻但关系好的又胜似夫妻,从上高一那时候起就堂而皇之的住在了一起,阁楼
就是我们俩寻欢作乐的爱巢,进入夏季就更没了节制,不出去我们俩很少穿什麽,总是赤裸裸的。
常去美术馆参观,见的多了自然知道什麽样的美女是我最可心的,春玲就属上上之选!
评定一女孩子不能光凭兴趣爱好和脸蛋儿,我之所以喜欢她,性话题在后面衍释,最主要的还是她百依百顺的
性格和花样繁多的厨艺,她妈就是泌春园的厨师,女承母传近珠者赤吧,我妈妈早就给我下定了一评语:你是让人
伺候的主儿!
悬垂若球,鼓鼓胀胀的乳房入手托起,那嫣红色的奶头立刻朝上翘起,总令我百看不厌!可惜当初拥有她时我
还没有照相机,要不然拍下来也能做个对比。
很快话题谈到她的小姨。
「我可以对天发誓:蒙你骗你我不是人!真的,真的!小姨一听我说你的这个大肉棒槌像小孩儿胳臂似的,当
时眼珠子都瞪园了,她不信。可我从她眼神儿里也瞧出来了特别特别的想证实一下真假,可惜呀可惜,她曆假正多
呢,用不了一会儿就得换纸,要不然就得换裤衩儿了,没办法只好等她曆假来完了才行。」
「噢,原来是这麽回事,怪不得你去了这麽长时间呢。」
听了她的解释我才吁了口气,人常说好事多磨,太容易得到的也不会珍惜,看来我著急也没用。
「宝贝儿,你拉屎了麽?」
手抠著她屁眼儿我笑著问。
「不,我不……好丈夫了啊,你肏妈妈的屁眼儿还不知足啊,干嘛非得老想肏我屁眼儿啊,肏屄!肏屄!啊…
…等小姨来了你肏她屁眼儿啊,你又不是不知道,肏我屁眼儿一回好几天都疼,缓不过来呢,求求你了好哥哥,好
丈夫了啊,肏屄!肏你媳妇儿的小嫩屄,啊,你什麽时候肏我都没意见,来呀,我给你肏!」
想当初十岁时我的母亲就发现了儿子发育异常,十岁还是孩子,可阴茎的发育己超过了十五公分,当大夫的母
亲四处求人爲我检查,最后结果也没弄明白,既使弄明白了我也不知道,妈妈没告诉我。今年十八岁,小兄弟己经
二十公分有余,它越来越大了。咱经验虽说不多,但有一样我知道,鸡巴之所以长得越来越大跟身边的女人有直接
关系,一是雨露滋润禾苗壮,二是经常不断让她们玩弄的。想当初春玲跟我刚好上,乳房坚挺乳核犹在,如今乳核
早就消失得没了影儿,乳房也比以前越发饱满,还不是让我揉的?
一张开嘴,舌头就象泥鳅般滑入我的口中,我一边用舌尖挑逗他的舌头,她将口中甜香的唾液渡入我的口中。
我们的两条舌头一会在我的口中,一会又在她的口中,相互缠绕;一会儿深吻,一会儿浅吻,一会儿我舔他的唇,
轻轻的揉弄著那两瓣雪润丰腴的臀肉。她的臀部也随著我那手指的节奏轻轻的款款摇动。
夹在中间尽头的是一个白如羊脂般的饱满阴户,阴阜上密布著乌黑而又柔软的曲毛,拱得高高的紫红色的肥美
的大阴唇随著大腿的撑开,被带得向两边半张,露出鲜豔夺目的两片小阴唇。我的肉洞口的那些小嫩皮,望上去像
重门叠户的仙洞。下体的阴蒂肿胀得连四周的粉色嫩肉也包不住,像一个小珊瑚般向外凸出,又像一颗红豆。
阴茎越勃越硬,坚实得像条铁棍。龟头硕大无比,又涨又圆,宛如一个小乒乓球一般。
狠狠的……用力一挺……「唧—–」的一声挤压汁水的声音……整个阴茎一气呵成地全根尽没入了阴道中。子
宫颈被龟头猛地一撞,她全身不由的一阵酸麻,不禁:「唉育!」一声哼叫,抱著腰连颤几下,她嘴里呢喃地呻吟
著:「啊……啊……好痒啊……舒服死了……啊……啊……嗯……嗯……嗯……」粗大的阴茎在我的肉洞中来回抽
送著、进出著。
那粗壮雄伟的大阴茎,紧紧的插在那柔嫩的小小的阴户里……把它撑得鼓鼓的没有一丝缝隙……滴滴乳白色的
淫水从我们交合著的肉缝中溢出。
「好丈夫了,好人,快点嘛!用力……你的真好,快快……」
大声的呻吟刺激著我,阴茎在那粉红的肉洞中进进出出,每一下都把阴唇带翻出来,并带出不少蜜汁般的淫水,
还伴著扑嗤、扑赤的响声。她在兴奋时大小阴唇都会自然翻开,而阴核也因充血而露个小头出来,两片暗红色如同
鸡冠似的肉唇因肿胀而变得格外肥厚。
要知道,女孩子的高潮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达到,雪白的玉手扳开自己的阴唇,红红的小穴便张开成了可爱
的嘴儿,一只手顺著浑圆的乳房揉捏,另一只手不停地摸抚著阴核。
手指拨开润湿的花瓣缓缓的伸进阴道口搅弄,舌尖不住地舔舐阴核。又是一次高潮。肉棒紧紧插入阴道内部,
腰部开始以圆圈似动作慢慢回转插入深处,前端几乎到达子宫里面。尽情地冲刺由深入浅,由浅入深地改变抽送角
度。
再一次享受高潮。她在我肆意的抚弄下,翻腾又跌落,好几次在绝顶的高潮中徘徊。随著一声呻吟,她的双手
向前扑倒,软在床上。我赶紧拔出鸡巴让她仰躺著,用正常体位紧紧拥抱著她。膨胀的肉棒在阴道内来回冲刺,比
昨夜更加勇猛的阵势直达子宫。用力摆动腰身应和抽送的律动,她亢奋地喃喃自语著。
爲了让我看得清楚,她的阴户朝著我大大敝开,阴道翻开包皮,阴核大约勃起一公分,花瓣深处暗红色的软肉
内流著闪闪发亮的蜜汁。再一次将红色的花瓣含在口中,用牙齿轻轻齧咬,舌尖不停地啄吻,二根手指滑入阴道内
拨弄翻搅,用另一根小指插入肛门,搓揉肉壁粘膜。
龟头整个陷入子宫,她的阴道紧贴我的下腹。欢愉的声音再次扬起。
大龟头,已顶到小穴里的穴心。那颗大龟头将整个穴心,完完全全的顶住,顶得她身子汔起了阵阵的颤抖,酥
麻难忍的叫著:「我要再进去一点儿啊……」
一阵急促又熟悉的脚步声从下而上,头都不用回就知道奶妈来了。
「春玲又上哪儿去了,大热的天你不让她在家里呆著,就让她满世界疯跑,放心呀?」
洗完了澡出来的春玲妈妈一边擦抹著身上的水迹一边数落著问我。
「她呀又上小姨那去了,上午小姨来了一个**就把她叫走了,我有什麽办法呀。」
「这个袁莉忒可恨,一天到晚自已闲著没事干,老招她干什麽,不行,哪天有工夫我得去找找她问个明白。」
听了这话我想乐没敢乐出声儿,赶紧点了根烟叼在嘴上。春玲是去跟她小姨联络感情了,其实也是爲了我,自
从她小姨离婚后听说情绪一直不高,连平时最喜欢的跳舞也不去了,住的不远春玲常去看望,日子一久便探出了虚
实。原来她小姨也是个性情中人,虽说她丈夫看上了另外一个女的,硬逼她离的婚,但毕竟也让她小姨尝到过男欢
女爱的甜蜜,失去的怎能不觉得宝贵?爲了暂解小姨的燃眉之急,春玲才想出了让我帮忙的这个主意。
春玲妈妈的奶水特丰富,而且质量也特别好,挤出一杯奶放在窗台上用不了一会就会看见奶水表面一层淡色的
油质,油质下还有一层细密的血丝儿,给春玲生的那个小弟弟根本吃不了,于是就便宜了我。每天在家喂完了孩子
就过来喂我,都习惯了。
「哎哟,可胀死我喽,你也不过来一趟,可恨……」
嘴里数落著她忙不叠脱下背心狠狠瞪了我一眼,一转身春玲妈妈就侧卧在枕头上,像置身于自已家里一样那麽
坦然,好像我就是嗷嗷待哺的小孩儿。本来嘛,我们娘儿俩相互之间早就特熟悉了,笑吟吟地托起沉甸甸的乳房上
下颠动著向我召唤。她不敢捏,一捏那奶水就会像喷泉一样滋出来,我连忙偎在她身旁。轻轻的吸著她的乳头,那
乳头虽然紫黑但却硕大,含在嘴里却是一种我所熟悉的感觉,我似乎又回到了婴儿时期。每当我嘬吸著春玲妈妈的
乳头时总有著一种无比的难以形容的满足感。当然这种满足只是刚刚开始。
「你那位亲爱的老板又走啦?」我边嘬弄边打听。
「你是不是又想让我陪你一宿啊?」
回家她是人家的老婆,在我这阁楼上她就属于我,辈分差异在我这形同虚设。
春玲妈妈没回答,似乎因爲我太温柔的嘬弄开始有了反应,嘬得快时没什麽明显反应,嘬得慢时她反应却挺快,
也不知怎麽搞的。这时她的脖子向后仰,双手放在我的头上,嘴巴里发出阵阵轻轻的呻吟,要知道那呻吟是种暗示
啊。
「今儿不行,明儿吧。」
左手托著乳房贪婪的嘬吸裹弄,右手则习惯地滑向春玲妈妈的阴部,隔著内裤摩擦著她的阴蒂掏捏著肥厚的阴
唇儿。我喜欢在吃奶的同时一爽手瘾,抚摸中挑逗中我过了手瘾,春玲妈妈的性欲也得到了发泄。叉开的大腿使她
的阴户无遮无掩,手指头扒开裤衩儿就可以随心所欲的当做鸡巴插进她那永远水汪汪的肉洞里,尽情的抠、挖、钻、
捅,渐渐的呻吟声愈来愈明显,而且她的下体也随著我的抚摸开始摇动她的双手,再次扶著我的头部,慢慢的将我
的头滑向了她的阴部。
哺乳期的她外阴形同张开的血盆大口,只要大腿一叉开内外一览无遗!总是处在半勃起状态的阴蒂翘翘著比小
拇指不小,两片足有二寸悬垂左右的肉唇儿泛著油亮般紫黑色,阴道口如果放松的话,那就是一个开放型的肉洞,
隐约可见那扁桃式的子宫,不论手感或口感都让我喜欢的不得了,可是她那位二任丈夫己经不喜欢了,嫌忒大了,
可我不嫌弃。
娘儿俩都喜欢口交,春玲妈妈更是喜欢得要命!不把我腮帮子累酸了她是不肯罢休的。当然我也特别喜欢春玲
妈妈阴部发出的那种酸里带咸的味道,是那麽的迷人,也是那麽的醉人。这麽多年了我就从来没厌烦过,习惯了一
切都是那麽自然,我忍不住伸出了舌头,开始舔著她的大阴唇,小阴唇及她的阴道。
嘬舔著的我也习惯地调转身把她爱不释手的鸡巴移送到她面前,春玲妈妈立刻用她的右手轻轻抓起了我的阴茎,
并轻轻的套弄著。我忍不住发出了呻吟声。那种感觉是无法用言语形容出来的。也就十几下她就忍不住了,相互吸
引和感应迫使春玲妈妈张开了它的双腿,用手抓住我的阴茎,对准了她的阴道,央求著说道:「来呀,快点儿用力
向里头钻,杵,杵呀……!」我照春玲妈妈的话,用力将我的阴茎向前顶,妈妈大叫了一声啊……之后,条件反射
地抱紧了我,这一插入就像夫妻一样一样,没半点区别。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kingmodong@outlook.com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网所列站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内容与本站无关,仅为非大陆地区的境外华裔人士提供参考,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若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